目前分類:聽樂的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簡單記錄一下糜爛的偽學生及無敵糜爛的暑假生活一下,算是給自己交待(or,何時開始的警惕?)

 

端午節之後其實想記一下被報告和考試追趕的行程

時間過了也就忘了難熬的日子(可以列為畢生可用的撫傷痛用語,如果醒了的話....)

放假了嘛,就想既然停不了了那就讓自己匪類過整個暑假,其餘的之後再說吧

當然心底的黑暗處也總有時冒出來:那您打算何時畢業業業業業業業業業業?

然後去了非常痛苦又印象讓人深刻快樂飽足之旅的半絲路之旅(好想去莫高窟當志工)....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實在不會抓圖片也不會裁剪圖只會用最低階的方式照相取圖

看到玫瑰大眾網頁最下方的字覺得好恐怖

所以先說明以下圖片攝自各家的官網

如果這樣還是有什麼冒犯之處不知是否可先通知必當拿下圖片

 

 

實在太熱血沸騰了

文章標籤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歌手: MONGOL800 (monpachi)

作詞: Kiyosaku Uezu  上江冽 清作

作曲: MONGOL800

 

広い宇宙の数あるひとつ青い地球の広い世界で

小さな恋の思いは届く小さな島のあなたのもとへ

 

文章標籤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看見你了
在那麼久之前的最初愛上你的那一刻,在終於有能力把你帶回家那麼久之後
 
當然一直以來也都想著見你這件事
只是我以為,那是不重要的
只要你是那麼用力地散著你的愛意,而我是那麼地忠誠
其他的,我曾經一直以為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夢中人》、因為《假如我是真的》、因為《水調歌頭》、因為《光之翼》、因為《旋轉的木馬》、因為《只愛陌生人》。
 
  歌唱功力沒話講,亦柔亦壯,好似行到婉約之處綿綿似將盡,但教提起中氣壯起聲喉盪氣迴腸卻不輸人。
  純就唱功、誠心求變、不是一旦找到暢銷的模式便一成不變地維持老調的用心是很值得好好珍惜這樣的人才的。
  每一首歌唱完畢,不管是完美的結束或即便有掌握得不夠好、但也被現場的氣氛給緩掉的結束,最後都以一個小聲(謙虛)的「多謝」做個完結。
  好棒!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脫離搖滾樂很久啦!
(二十年前的我在做什麼白癡的事呢?二十年後的我又做了什麼呢?)
最近一次進KTV這樣的地方應該也是93年的時候的事情啦
(跟長者吃飯應酬的那種事除了吃飽這件事之外的,哪算得上!)
最後一張買的吵一點的CD都不太記得到底是NIRVANA的精選還是張震嶽
(所以離癡呆無疑愈來愈近了)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魔術代》Magic Age
By:茉樹代 EMI Virgin
 
 
 聆聽本張專輯時心情:懶懶的,最該回的電話都懶得理
 聆聽本張專輯時的戰鬥力:<10%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小弟那天把The Rasmus的In The Shadows樂聲開到吵到老人家的程度 

 

 聲音再怎麼大聲當然還是不能充當是重金屬的東西 

 所以一開始還是持著”哼,還是不是年輕小鬼的小玩意兒”的心態 

 ”可是如果真的只是這麼簡單的東西,他們憑什麼紅?”

 一問到這個問題,當真我就站在一邊思考了起來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起”帕海貝爾的卡農”,可能沒有太多人有什麼感覺,但是說到《我的野蠻女友》女主角在裡面彈的那首鋼琴曲,可能就會有比較多人對那旋律有印象。
 
 很清楚地記得是高二的時候。我們唸的是高中,自然要面對那時候的聯考學業壓力(雖然高二的大半時間還是玩玩玩就是了...),在一堆課業當中,音樂課的老師居然還要我們學期當中還要去國家音樂廳聽起碼一次的音樂會。那時候大多的同學對老師這樣的要求除了對音樂廳的廁所大開眼界之外(真是又大間又乾淨又有氣質的廁所啊...現在還不禁想念:p),大多都有不滿之意;我當然也要跟同學有同仇敵慨的立場囉,深深不滿還要因為這件事而少了一些玩樂的時間(現在的記憶中實在不能想起那時我到底真的有玩到什麼...),不過我可能比同學多一點的是對所謂的新年音樂會比較有概念,同時也深深記得某段聽了就會讓我被觸動到直到聽完才有辦法動彈的音樂。
 跟現在所有聽到的版本比起來,當初我聽到的版本是更純然地只有弦樂器的室內樂,而且可能經過某種程度的調整為適合那一場音樂會氣氛的版本吧:低音固執地進行、中音畫龍點睛地點出整首曲子的呼吸、高音則理所當然地執行我們所熟悉的既輕靈又悠揚又莊重的部分;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組旋律,卻也深深被撼動,感覺”那就是「我的」音樂”、感覺那樣的東西就是一直以來存在我的心裡面的而在這個時候才被發崛了出來,大受感動之餘,整個身子無法動彈地專注聆聽,也試圖把它再深深烙回自己的心裡,打算就算不知道這曲子的名字(那時候真是蠢到不知道所謂的”節目單”的用處),也要深深把它記起來以便往後的日子裡面找出它的名字。
 
 慢慢長大變老的日子裡,多多少少也有聽過這旋律的片片段段,感覺那麼地熟悉、卻又陌生到不知名的音樂,就算看完了《我的野蠻女友》也還是不知道名字,就算不知道是因為故事的單純善良還是因為音樂的關係,我曾經也這麼地被感動到眼睛在冒汗...但是隨著這部純真故事的名氣開展之後,慢慢的,其中的旋律也被廣為討論、使用,台北愛樂電台同樣一首曲子從來沒有重複播放率這麼高的,而我是在這些時候才慢慢知道原來曾經那麼觸到心靈深處的旋律的大名。
 

mandm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